ネコミミ箱

🍊ちかりこ🌸/花陽、鞠莉愛❤/Pastel*Pattles 大和麻弥推し💚/堀裕子担当

[艾利]If you know.


这个坑不填不行啊,其实这个脑洞我原来是画成了漫画OTZ
po主文力是0/雷有
请(务必)当做段子来看
CP:艾利
以上

浑浊得让人心烦的夜色,漆黑的天空泛着红云,偶尔有月亮的残光透过云层射下。干燥,窒闷的空气也完全没有下雨的迹象。
不知名的室内,点着蜡烛,借着烛光可以隐隐看出两个人的轮廓。
[今晚不行。]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
[为什么。]艾伦抓紧了床单。
突然,艾伦以极快的速度伸向利威尔的领口。利威尔在他快要抓到的前一秒准确地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到眼前。
[...小鬼,这事你还不够资格。]
[......]
仗着身高优势,艾伦把利威尔禁锢在身下。慢慢,慢慢把两人眼睛的距离拉近。
他没有在意到对方没有反抗。
他打算从一个吻开始。

全文完[并不。

[我讨厌你。]自己的嘴中流出这样的话语,明明不想。
对方的眼神里明显流露出惊恐,虽然只有一秒。
利威尔很惊讶,十分惊讶眼前的这个少年是什么时候学会控制情绪如此之好连自己都自愧不如?
[那么,算了。]
[晚安,兵长。]少年一边笑着道晚安,眼神温柔如水。
利威尔没答话。
[艾伦,怪怪的。]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四周一丝风也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静得可怕。

[原来,人类都讨厌怪物。]
[对不起。]
[我,唯独,不想被你讨厌呢。]
一个连卫兵都不知道的密室里一个少年在静静地哭泣。

[没有人。]
[小鬼也不在。]
早晨,利威尔坐在往常的位置却没有往常的人。
他等了将近20分钟。
[咦,兵长?]
[啊,佩特拉,大家和艾伦...]




[咦?]
[怎么了。]
[兵长你不知道?]
[什么。]
[艾伦今天被处刑的消息。]
[就是现在。]
利威尔拿茶杯的手停在半空。
[昨天的...预感么]
[要我带您去?]
[告诉我地址。]
利威尔生平第一次感到自己做了一件错事,而且无法永远补救。
步子烦杂而细碎,是急躁的表现。不过利威尔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
[...昨天...]他努力回想着昨天艾伦的一言一行,可越是努力回想,脑海里却越空白,似乎是
天刻意抹消关于他的一切。
而又在此刻深深刻入他的脑海里。
昨天的那个少年被悬在刑台上,但身上毫发无伤,利威尔怀疑自己看错了眼,因为按照佩特拉告诉他的时间来算,处刑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要讨厌我?]
艾伦问出了利威尔最清楚明白也最难回答的问题。后者因为思考答案而愣在原地。
[我并不......]

[不。]
[我不想被你讨厌。]
[唯独你。]

[士兵...能把我放下来一下吗?]
士兵看了看利威尔,又看了看艾伦,就放他下来了。
一个热烈的拥抱,双方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对不起,晚安]
[利威尔]
利威尔感觉到肩上濡湿了一大片,且沉重。
(艾伦:计划通!)

等他也拥抱上对方,指尖触到对方的淡色衬衫时,他立刻明白了。
后颈流下的鲜血染红了整个衬衫。
[削后颈对人类有用吗?]
[希望没有用。]

[晚安,艾伦。]
次日,利威尔把他的骨灰撒向墙外,随风飘散,被阳光一照便消失在空气中。

If you know.
我有多喜欢你。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 )

© ネコミミ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