ネコミミ箱

🍊ちかりこ🌸/花陽、鞠莉愛❤/Pastel*Pattles 大和麻弥推し💚/堀裕子担当

【ほのうみ/果海】無題

有個人私設,未來捏造,年齡大概是社會人初期

海未與穗乃果在異國他鄉重逢的故事。(其實沒有主題,要不怎麼會叫“無題”

 

 

*

 

 

因為工作的原因,園田海未現在正在旅途中,才發现獨自一人的遠行,自己竟然還沒有有過。

“做完這些就可以回去了吧。”園田這才發现自己其實非常地戀家。

下機後,園田沒有準備在機場停留太久,而是徑直去找旅店,“不能在無關的事情上浪費時間”是她的準則之一。在這件事上,她一點都不像她的其中一個青梅竹馬高坂穂乃果。

說到穗乃果,眼前就真的出現了一個橙色頭髮的身影。園田以為是自己眼花,但是仔細一看卻又好像沒錯——那個身影,太像穗乃果了。

“海未ちゃん~”那個身影轉過來,竟然呼喚了她的名字,園田呆立在原地不動,只見她走了過來。

“穂乃果。”園田出聲。

今天的高坂散下了頭髮,發梢已不像高中时的是及肩短髮(這點我其實認為高中果是中長髮),也沒有扎起小辮,輕輕透露出一種成熟的感覺。而且衣著是一直以來都沒見過的正式裝。

“嘿嘿,今天這身,是媽媽給我找來的呢,穗乃果可沒有這樣正式的衣服啊哈哈”一出聲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高坂,園田不知為何安心了下來。實際上,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她,一種奇妙的疏離感從園田心中昇起,自己並不是無法接受高坂的改變,衹是這樣的話……

“這樣的話……”

不小心說了出來。

“是怎麼樣啊,海未ちゃん?”高坂發出了疑問。

“啊啊,沒什麼。”園田只好搪塞過去,有心事时,她一向不是个直白的人。

“對了,海未ちゃん要住哪裡,要不跟穗乃果一起吧。”高坂一句話就打破了園田定好的行程“在這裡居然能遇到熟人,而且還是海未ちゃん耶,真是太好了呢! ”

“是呢,我也是一個人。”

“穗乃果我啊,是第一次自己出遠門呢~ 海未ちゃん是因為工作? ”

“是啊。”

兩人如同平日一般攀談著。

真是巧合,園田不由自主這樣想。

高坂的母親幫她找的熟人的公寓,恰好是園田訂的那一間,而且沒有另外的房間了。

“那麼我們就住一間好啦~”在園田說出“那我去另外找房子”之前,高坂已經幫她下了決定。

“誒, 海未ちゃん不願意? ”似乎是房東問了穗乃果,然後她又來問園田。

“沒有啊,那麼我就跟穗乃果住好了。”園田笑答,這個時候還讓自己怎麼拒絕。

“那麼我就進去羅,房東先生。”高坂跑在前頭,上了樓梯。

“十分感謝您。”

房間在頂層,5樓。不知為何搬著巨大行李的高坂到了房間已經是累得不成樣了(據她自己說的),相比之下園田的行李就很簡單。

“單,單人房?”在房門口傳來高坂的驚呼。

“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園田對高坂的驚訝感覺十分得奇怪。“難道你一個人訂了雙人房?”

“嘿嘿……”看來是真的了,園田悄悄在心裡嘆了口氣。

“穗村的饅頭們,需要一張床的!”高坂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說道。

原來那個巨大行李是饅頭啊,園田心想。

“讓饅頭睡一張床什麼的,真有穗乃果的風格啊。”園田輕笑。

“啊啊,不要笑啊,這可是媽媽要給重要的人的重要饅頭呢,一定要讓祂們好好躺在乾淨的床上才可以!”高坂笑著用裝作發怒的語氣回擊。

“但是現在不是祇有一張床了嗎,我們兩個睡都不夠啊。”園田冷靜地說出了實話。

沒錯。

“那我們睡地上?”高坂微微歪頭,打趣道。

“穗乃果,夠了。”

“我用完浴室了……海未ちゃん你洗嗎?”

“我再做一會兒。”

片刻之後。

“我睡覺啦~海未ちゃん也快來睡吧。”

“嗯,我就來。”園田用並不想睡的語氣說道。

“唔……”高坂鼓起臉頰,顯然聽出了園田話中的感覺。她站起身,走向正坐在桌旁快速敲擊鍵盤的園田。

然後,園田感覺有一雙手臂環上自己的肩膀,把頭靠在自己的旁邊。高坂的髮絲散在園田的脖子旁,弄得園田有點癢。

“穗……”正想開口,卻又被高坂搶了先。

“不能工作到太晚噢,不然第二天會沒精力的,還是有充足的睡眠比較好喔。”

“但是……無論如何我也想把這件事做完美,無論如何也想必須要有充足的準備。”

“我,並不像穗乃果你一樣能這麼順利……”

——高坂是個被上天眷顧的女孩。園田經常這樣想。

 

話一出口,園田就感覺自己不該這樣說,高坂會怎麼想呢?

“……”果然高坂安靜下來了

“ほ……”

“你說什麼啊,海未ちゃん……啊呼”

“所以穗乃果你快去睡吧。”

 

高坂明顯在強忍著睡意,她的上下眼皮幾乎已經合在一起了,身體也搖搖晃晃,都快要向園田這裡倒下去了。

 

“海未ちゃん只要睡著就好啦啊,我明天肯定會叫醒你的啦……”

 

誰叫醒誰還不一定呢,園田心裡暗暗吐槽。

 

算了,穗乃果都這樣說了,我就去睡吧。

 

“我也不想經常跟穗乃果你作對啊,”雖然吵架那已經是高中時期的事了,雖然大學時期小鳥、穗乃果以及自己依舊在同間學校,但是上的已經是不同的專業了,只有短短的午飯時間三人才能見一會兒面,而且見面的次數從剛入學的時候幾乎是天天見,到後來的一週幾天,到每週一次,不過直至畢業,都保持著每週的其中一天見面一次。

 

因為自己是很難拒絕別人的性格,所以每次都是穗乃果來找我,有時候小鳥也在。所以最後當聽到穗乃果的聲音時,身旁的友人都會說“啊啊,高坂同學又來了啊,海未你就過去吧”,弄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但是見到穗乃果她們又很開心,同事也歎服於穗乃果的魅力——能讓人記住,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園田想著,同時偷瞄了一眼已經熟睡的高坂。

 
fin

*

 

後記(碎碎念):

看上去像沒寫完的對吧,其實是我編不下去了……而且又懶得坑著,乾脆強行結尾(不要打我……

 

被看過的人說刻意描寫動作太多了,而且全篇有點像海未的第一人稱(這個我自己也知道。

 

我會繼續加油的,雖然自己覺得並不擅長寫文,但是最近卻陸陸續續敲出了這麼多字,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說起來我不懂怎樣修改自己寫過的東西,可能也是因為還有很多不懂的呢,因為每次看自己的摸魚就恨不得改個痛快……

 

最後,感謝連後記都看完的小天使(你想多了怎麼可能有。

评论
热度 ( 9 )
  1. Dorlubネコミミ箱 转载了此文字
    不帶這樣完的吧(哭)

© ネコミミ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