ネコミミ箱

🍊ちかりこ🌸/花陽、鞠莉愛❤/Pastel*Pattles 大和麻弥推し💚/堀裕子担当

【ほのうみ/果海】你的事情

闲来没事练手……没有文笔。请慎重往下翻

果海同居设定

18岁×18岁

以上。

 

 

~海未~

 

      我在浓重的夜色中走着,四月的夜晚还带着少许凉意。风让我打了一个冷战,思绪稍微冷静下来了。


      回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好像是被同一个教室的女生拉去喝酒了,说着什么“只要讲给园田同学听就能冷静下来,知道解决的办法了”,结果是被强制听了一大通恋爱故事。不过我窃喜的是因为那人一直在说个不停,我根本没机会插上话,而且可以用喝酒来掩饰羞红的脸颊。

 

  “园田同学有恋人吗?”对方大概已经讲完自己的事了,开始把问题丢向我。

 

      直接用了“恋人”,而不是“喜欢的人”,我想我以前肯定无从招架这个问题。

 

    “……没有。”说出来的声调连我自己都觉得反常。

 

   “咦~~~没有吗?我们都可是以你有男朋友的前提来猜他是长什么样的咧~~~~”说完这句,那女生就睡倒餐桌上。

 

     最后我也没有送她回家,稍微感觉有点罪恶感。

 

     感觉昏昏沉沉的,但是记忆中并没有喝很多酒,也说不定是记忆出现了偏差。

 

  “穗乃果……”等到意识到时自己已经叫出了那个名字。

 

    我的青梅竹马,现在是我的同居人的高坂穗乃果。记得一年前这个时候,也是穗乃果提出的要住在一起。

 

  “结果我们两个从来没有分开过啊!海未最好了!”当初穗乃果高兴地说出这话时,看的出她是的确不想和大家分开。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穗乃果好像说过要等我……?!

 

    咦?我忘了吗

 

    我十八年来第一次忘记事情,都怪酒精!

 

    也不管穗乃果会不会履行约定,我立刻向公寓跑去。

 

 

~穗乃果~

 

    “海未会不会忘记了呢?”我嘟囔着“昨天明明说了好几遍的……”

 

     此刻墙上的钟的分针已经快要追上时针了。我躺在床上,抱着小熊。

 

   “咔嚓————”是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

 

       是海未!

 

       我不知为何屏住了呼吸,咦,怎么过了这么久海未还不进来啊?

 

       我爬起来,偷偷从猫眼里看到的确实是海未,但是——她似乎有点怪怪的?

 

       我马上打开门,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脸很红,好像身上还有一股酒味……?

 

    “海未?!”

 

      海未看到我,忽然微笑了一下。比我以前见过的都要不同,儿时的纯真,中学时期的青涩,直到现在又有少许不同。为什么要那样笑呢,为什么要笑得那么温柔呢,又为什么要对穗乃果这样笑呢。

 

    “呼——呼——……”似乎是跑着回来的,她的胸口在不断的起伏。

 

      因为实在是不同寻常,海未竟然以这种失态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估计从小学高年级就没有过了吧。“海未到底去做了什么啊……”我不经意地说出口,并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听了这话,她的眼眸中忽然满溢出泪水,并紧紧扯住我的衣服。

 

      我竟然有点不知所措,除了拭去她的泪珠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穗乃果”海未的唇间吐出的是我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就非常想抱住眼前这个人。

 

     “穗乃果一直在这里哦,海未。”说完这话,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海未像一只小兔子一样缩在我怀里,兔子嗫嚅着说着什么。

 

      “我……忘记了和穗乃果的约定……”

 

       啊……是那个要等她回来的约定。

 

      我的嘴边漫上笑容,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话说道:“现在已经没关系了,所以海未也没必要为这件事哭泣哦。”

 

      现在你的样子,怎么能让我对你生气呢?

 

     “跟平时不一样的海未,穗乃果也很喜欢。”

 

 

~海未~

 

        我并没有醉得毫无意识,起码现在我还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面前的人是谁。

 

       “……很喜欢…”穗乃果的嘴型好像说的是这几个字,我好像还听到了我的名字。

 

       酒力使我的精神不受控制,眼泪几乎要再次夺眶而出。为什么呢,虽然穗乃果整天说着“喜欢”,但是这次,怎么能说得这样温柔,就好像真正是对恋人的耳语一般。

 

       我感觉我的心脏漏了一拍,穗乃果的话在耳边回响着。

 

      “要睡觉的话要先洗澡啊……”我只听见这样一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

 

       休息日的阳光照进窗户,我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却发现自己完全不想起床。“穗…穗乃果?!”我突然发现穗乃果在我身旁安然的睡着,脸上带着微笑,估计又是做梦了吧。

 

       糟了……穗乃果突然转了个身,把手臂压在我的身上,但是根本没有一点要醒来的迹象。而且因为宿醉的缘故,我完全没有力气去挪开她。

 

       反正,也不坏。我这样想着,一边把头靠在穗乃果那旁。

 

                                                                       -FIN-


评论
热度 ( 24 )
  1. Dorlubネコミミ箱 转载了此文字
    太遲發現了,這文風超對我的!

© ネコミミ箱 | Powered by LOFTER